有没有口罩一个给我

听说


听青春陷入空城些许人
雨纷纷繁华声梦偏冷
旧故里斑驳草木深
曲终人散事易分
巷弄弯曲吾尔
欲走回故事
奈何辰光
却笑叹
世人

那几年在杭州
老吐槽杭州
吐槽最多的就是空气雾霾
然后交通够堵
公交上永远是没垃圾桶
不开空调也不开窗
一窝人闷在里面

人总是这样
出去的人想进城
进城的人想出去
再后来 
是真的想回到宁波留在宁波
对  是不想那么奔波了
我想我一定是一个恋家的人
不知道会不会有和我相同属性的人
离开的时间里
就是会想家
热闹褪去后还是会想远方
是无关距离远近  无关时间长短的吧
虽然那时候人们总说
杭州离宁波 很近啊  还好啊
回来很方便啊
其实 来来回回很累的
奔赴着赶场子来了
没多久又匆匆离开

那时候也想过回不到宁波那就继续留在杭州的吧
温州也好
好像是排除了一切因素
然后因为各种因素又沦落至此
无限无力吐槽...

热情耗尽在最初的那几年
失了热情的人好像会失了勇气
当年的懵懂热脸
对事物的热情
会消失不见
只剩下内心隐约跳动过的影子

时间在变  心境在变
是二十几岁不是十七岁
是谁说
给一百次机会就会有一百种活法
生命的轨迹截然不同
给三次重来的机会
每次的答案也不尽相同
经历过一遍的人
心里都掂量着明白
老司机说:“你看,那都是套路阿!”
大人们总说:“现在的小孩,一代不如一代。”

以前走过的路告诉我
任何未知要学着尝试
后来走着的路告诉我
心若太大 最后就都什么装不下
以前努力尽力争取
后来争取着的同时并顺其自然

你永远都不知道我过去是什么样子
你见到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大学是个神奇的地方
让你倍感迷茫的时候
也会让...

掉了

1 2 3 4
© 北北 | Powered by LOFTER